日本G-Mark设计奖最高奖项为什么会颁给一个寺庙住持? 段子

/ / 2019-06-22
距离2019年没有多久了,又到了各行各业「评职称」的时候了。当然设计圈也不例外。素有「东方设计奥斯卡奖」之称的日本G-Mark设计奖(GoodDesignAward)同样是设计圈关注的焦点。此奖项设立于1957年,可谓是历史悠久。参加人数也是非常可观的,每年都约有1000多家企业的3000件产品参评......

距离 2019 年没有多久了,又到了各行各业「评职称」的时候了。当然设计圈也不例外。素有「东方设计奥斯卡奖」之称的日本 G-Mark 设计奖(Good Design Award)同样是设计圈关注的焦点。


此奖项设立于 1957 年,可谓是历史悠久。参加人数也是非常可观的,每年都约有 1000 多家企业的 3000 件产品参评 G-Mark 奖。可能你对这个奖项不是很了解,但这个奖项在日本的认可度非常高,是目前世界上最著名的设计奖之一。

而今年Good Design Award  万人瞩目的 Grand Award 大奖的公布,却让人大跌眼镜!不是设计师、不是大品牌,战胜了包括索尼、佳能、富士、小米、弘基在内的数千件设计作品的人,甚至可以说和设计没什么关系。因为他是一个日本寺庙的住持!!! 


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还要从 2013 年的一则新闻报道说起。这位得奖人是日本奈良安养寺的住持,名叫松岛靖朗。

新闻中来自大阪的一户单亲家庭,28 岁的母亲与 3 岁孩子的尸体被发现在家里,同时警察还在现场发现,家中水电煤气都已因欠费关停,冰箱中除了食盐之外空无一物,桌上仅仅留着一封,妈妈留给孩子的字条,上面写着「真是对不起,甚至让你连饭都吃不饱」。


虽然我们天天说「吃土、吃土」,但生活在如今的 21 世纪,很难体会到穷的连饭都没得吃是种什么样的体验。

同样受到震惊的还有松岛靖朗,随后他马上通过网络进行了调查,随后的一组数字比震惊更强烈百倍。他发现在日本 7 个孩子里就有 1 个孩子处于新闻里描述的「嫉妒贫困状态」,高达 37.6% 的单亲妈妈家庭没有任何储蓄。除了挨饿受冻,欺凌奚落同样接踵而来。


而社会在这方便的关注明显不够。松岛靖朗决定一定要做点什么了。每年寺庙里都有很多人的馈赠,除了钱财之外,还有民众献给神明的水果点心。

这些吃食其实根本没有人吃,到了时间就会扔掉,同样是浪费。贫苦在人间,与其让它们腐烂,还不如给更需要的人。「我们必须把这些食品提供给有需要的人,将寺庙所有的一部分东西,回馈给在社会里生活疾苦的人们」。

也正因为此次决定,才有了这次获奖的项目「寺庙零食俱乐部」。他将来自于民间馈赠的糕点与水果收集起来,转赠给甚至连日常饮食都难以负担的单亲家庭,而这个项目一经推行,立马得到了周边人的支持与应援。

到目前为止,已经有 975 个寺庙、392 个合作组织加入,每月接受食物的儿童也增加到了 9000 个左右。


其实这个行为可能更像是慈善,如果非要和设计说出点共性,就是帮助人们更好的生活吧。如果说这个行为不仅帮助了人们,同样也推动了社会,那为什么不可以授予它最高的荣誉呢?


图片来源:Good Design Award官网网易



找不到设计癖啦?别担心,只需三步把设计癖「设为星标」: